原标题:白噪声可能会对脑部产生不良影响

原标题:背景电视静电和吹风机发出的白噪声嗡嗡声可能会损害你的大脑

然而,伽马波疗法相对安全,所以不用像大多数药物一样进行常规的动物实验,它就能立即用于人体试验。蔡立慧的公司(Cognito
Therapeutics)已经开始在阿尔兹海默患者身上尝试伽马波疗法。

“2005年的论文发表后曾引起很大争议,很多人认为我们缺乏行为证据,质疑我们如何知道狨猴能像人一样感知音调?”王小勤告诉《知识分子》,尽管十年前的发现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第一次在非人类的动物大脑中找到了处理音调的神经感知中心,但有关行为证据的问题的确急需得到明确回答。

导致耳鸣的发声装置虽然还有很多不为人们所知,但通常情况下,多认为是巨大的噪声刺激耳膜导致外伤所引起的。而背景音中存在的微小噪声对听力能产生多少的影响,这方面的证据并不充分。因而,Attarha的团队着眼于动物实验,观察长时间暴露在背景噪声中的脑部变化。

耳鸣被认为是由于一个人的大脑无法过滤他们耳朵听到的不同声音。

麻省理工学院的 Anthony Martorell
说,另一种解释是连接听觉皮层和海马体的通路可能更直接,涉及更少的突触(神经元之间的间隙)。Anthony
在 11 月的美国神经科学协会年会上展示了团队工作。

狨猴,摄影/Yunyan Wang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Baltimore, MD)

Attarha表示,在过去的50年间,脑科学家们对于脑部的可塑性开展了广泛的研究,知觉与其他“输入”性刺激会在化学、构造和机能上改变脑部的结论得以证实。不断有证据表明,像白噪声这样,向大脑传输随机信息的时候,神经细胞的连接朝着负面方向发生再连接。与加州大学的研究者们进行共同调查后,Attarha等人发现,作为缓和耳鸣的方法被广为推崇的白噪声对听觉有害。

耳鸣患者常被推荐使用白噪声来掩盖他们听到的连续铃声。

试验还在继续,但有些人已经开始大胆尝试了。自从去年该团队首次公布研究结果以来,40
赫兹的闪烁灯就被当作治疗仪器售卖,一些网站还会循环播放 40 赫兹的声音。但
Reynolds
说,大家也不应盲目乐观,因为小鼠的阿尔兹海默症与人类疾病不同。但是如果试验结果表明这种疗法同样适用于人类,“我们就可以把听噪声当作一种完全可行的疗法”,他说。

2005年,王小勤研究团队在狨猴大脑中发现了能够处理音调的一个特殊感知区域。这个被称为“音调中心(pitch
center)”的区域位于狨猴大脑初级听觉皮层的边缘。当狨猴听高低音调旋律变化时,大脑“音调中心”感知区域中的神经细胞就会被“激活”,而在听到噪音时,相应的神经细胞则并不会被激活。王小勤说,类似对音调进行专门加工的特定脑区也在人类大脑中相应的区域被多个脑成像研究工作所证实。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此次的研究结果得出“白噪声危险”的结论是过于武断的。但白噪声作为一种治疗方法在实际中被使用的现况只要继续存在,就有必要进行更加深入严谨的考证。(实习编译:尹晨阳审稿:马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虽然很多人用它来帮助他们打瞌睡,但是吹风机发出的背景噪音会破坏一些化学信使(股票),从而伤害人的大脑

听低音噪声似乎可以诱发高速脑电波,从而分解大脑中与阿尔兹海默病发病密切相关的蛋白质斑块。这种方法在小鼠身上已经取得了较好的效果,现在正在临床患者中进行测试。

参考文献:

以这一领域的近年发现为基础进行研究的团队还在论文中提到,近10年来,以动物模型为中心的文献不断涌现,长期暴露在非外伤性噪声之下,会引发中央听觉神经系统产生非适应性的再构成活动。这一变化可能伴随着被认为是耳鸣根源的广泛的永久性听觉损伤。文章还提到,在市面上贩卖的“噪声生成器”,普遍能产生60-70分贝的噪声,属于日本劳动安全卫生局规定的安全范围以内。然而暴露在其中后,依然观察到了上述的变化。

责任编辑:

脑电波是大量脑细胞同时有节奏地放电的结果,它们的功能大多还不清楚,但是通过头皮电极测量的脑电波频率可以反映我们的清醒度和警觉度。

“音调的研究与我们人类的语言和音乐直接相关,所以我们的论文发表后也引起了大众媒体的广泛关注。”王小勤在接受《知识分子》采访时解释说,“如果把音乐比喻为一座建筑,那么音调就是一块砖,是一个基石,没有音调就没有音乐。另外,音调在人类语言中也至关重要,比如汉语普通话的四声就是靠变化音调来产生。‘吗、麻、马、骂’四个字发音的差别仅仅在音调上。”

研究团队表示,能够对听觉中枢产生神经作用的有很多,包含有过滤非重要信息,即“神经抑制”的衰弱、脑部需要处理信号变化时间的增长以及大脑中表达信息的“皮质再现”准确率的下降。

长时间的最大安全噪音水平一般被认为是85分贝。巨型喷气式飞机起飞时可达110分贝。

脑电波在深度睡眠的时候是最慢的,在人清醒放松的时候则会加快。最快的脑电波被称为伽马波,频率为
40 赫兹(1 秒 40
个周期),当我们集中注意力、做决定或者使用记忆时以这种脑电波为主。

DOI:10.1038/nature03867

白噪声有助于提升注意力的说法始于上世纪60年代。从那以后,脑科学家就白噪声对人体脑部与心理产生的影响进行了持续的研究。然而,曾是艾奥瓦州博士课程学生的Mouna
Attarha发表了一项研究成果,称听过度的白噪声会改变脑部的内在构造,从而产生负面影响。

他指出,数字显示,在过去十年里,英国30岁以下永久听力受损的人数一直在上升。

当声音产生时,40
赫兹的频率可能会更容易影响到海马体,因为这些区域更靠近听觉皮层,而不是视觉皮层。

早在1995年,王小勤就开始专注于灵长类听觉的神经生物学研究,他领导的实验室以言语功能高度发展的狨猴作为主要研究对象,建立起一个独特的全新实验动物模型和一系列技术手段,以此探索其背后的神经机制,为灵长类动物听觉系统的研究打开了崭新视野。

  带有“咝——”声音的白噪声,一直以来被认为有提升注意力、促进睡眠的效果。据Livedoor门户网站9月7日报道,最近一项研究成果显示,长时间听白噪声有可能会对脑部产生不良影响。

研究报告作者、爱荷华大学的穆娜·阿塔哈说:“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当大脑被随机输入白噪声等信息时,大脑会以消极的方式重新连接起来。在这种情况下

他们尝试的疗法结合了声音、光和震动,所有的频率都在 40
赫兹。在波士顿的一所养老院内,12
名轻中度阿尔兹海默症患者正在尝试这种疗法。虽然这个试验中没有安慰剂对照组,但该公司正在计划着更大规模的对照试验。

在王小勤团队的发现之前,科学家们认为动物对音调只有粗略认知,严格来讲,并未发现哪种动物对音调的感知具有和人类音调感知相似的信息加工特征和属性。

白噪声,指的是在人耳听觉范围内频率均一的噪声。因为没有特定的频率,白噪声并不像吉他、钢琴等乐器具有明显的音色。如果要做个比喻,潺潺流水声也许最接近白噪声的听感。

根据中央米德尔塞克斯医院首席儿科听力学家罗斯宾·赛义德的说法,一个人耳朵里的大声音乐可以达到巨型喷气式飞机起飞时的分贝水平。

阿尔兹海默患者通常会产生较少的伽马波,这促使研究人员尝试诱导这种类型的波。去年麻省理工学院的蔡立慧研究团队发现,如果将小鼠暴露在一个频率为
40 赫兹的闪光下,会诱发大脑视觉皮层产生伽马波。

王小勤介绍,科学界公认人类对音调的感知有三大特征。第一个特征是人类对由低频谐波构成的基频音调的敏感度更高,而对高频谐波构成的基频音调的敏感度相对较低。例如,在基频同为100赫兹的两组谐波构成的音调感知中,人类对于由100赫兹、200赫兹、300赫兹、400赫兹四个低频谐波组成的基频音调的感知非常敏感,对于其中单个或几个谐波成份的细微变化都能够分辨。而如果播放的是由1100赫兹、1200赫兹、1300赫兹、1400赫兹高频谐波构成的音调,其中单个或几个谐波成份的细微变化人类则很难分辨。决定人类对低频谐波和高频谐波构成的两基频音调的感知的声学特征参数并不一致。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