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国加州一名医生通过视频,告知一名七旬老爷爷及其家人,老人即将离世。而这一举动惹恼了老人的家属,让他们既气愤又伤心。他们怒斥医生没人性,用“机器人”告知老人的死期。

医生透过视讯告知老翁大限将至。网图

绝大多癌症到了晚期是没有办法治愈的。当病患处于人生的最后阶段,应该怎么办?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放弃还是继续治疗,相信这个选择对于不管是病患自己还是病患家属都是难以面对的。一方面是自己的至亲至爱,一方面是痛苦的治疗过程,当然还有不菲的开销。

非典型伤医事件

图片 1

美国加州一名医生透过视讯告知一名7旬老翁「大限将至」,触怒老翁家属,令他们气愤又伤心。他们怒骂医生没有人性,竟透过一台机械人告知病人死期。这名病人是78岁的昆塔纳(Ernest
Quintana),在加州弗里蒙特的凯萨医院留医。他因为呼吸困难,由救护车送到医院,家人已知他时日无多。院方于上周一晚将一台医疗机械人推到深切治疗部的床边,医生透过机械人视讯通话,告诉他死期将至,这使家人愤怒。医生当时在视讯中告诉昆塔纳,他的肺部渐渐衰竭,已经没办法回家。到了翌日,即上周二,昆塔纳即撒手尘寰。昆塔纳的亲友非常不满,在facebook贴文批评,并附上昆塔纳孙女威尔哈姆拍摄的视讯画面。贴文写道:「某些状况下,那个机械人医生或许还OK,但不该由它来告诉一个人他快死了。」昆塔纳接到医生的视讯通话时,身旁只有孙女威尔哈姆陪伴。威尔哈姆说:「这个人已无法呼吸,来跟他对话的却是机械人。」她说,机械人只能放在床的右边,但她的祖父右耳听力有问题,在通讯过程中,祖父难以听到医生说甚么,都要靠她複述。「我想吐。感觉好像有人带走了我身边的空气。我问他,你想要吗啡吗?他看着我,像在问『我有甚么选择?』」昆塔纳的女儿凯瑟琳说:「要是你来告诉我们一般消息,那是可以的。但要是你来跟我们说,肺不行了,我们会给你吗啡滴剂直到你死为止,这应该由一个人去做而不是机器。」凯萨医院事后发表声明,称事件很不寻常,向昆塔纳的家人致哀,但为该院的远程医疗技术辩护。声明说:「当晚的视讯访谈只是较早前医生诊症的跟进行动。它并没有取代之前医生与患者及家人的谈话,也不是用来诊断。」

今天肿瘤院士聊一聊癌症晚期病人和家属所需要面对的问题。

图片 2

据报道,78岁的老人Ernest
Quintana因病住进加州一家医疗机构,就在不久前,医生通过视频告诉老人,他的肺部渐渐衰竭,已经没办法回家。当时老人身旁只有孙女Annalisia
Wilharm陪伴,医生这样的告知方式引起了老人家属的强烈不满。

图片 3

9月12日的医院监控视频截图。

图片 4

1.癌症到了晚期,还要不要治疗?

从医第20个年头,麻醉医生姚瑞林第一次被人打了。问题是,他与那些气冲冲的肇事者毫无瓜葛。

随后,Annalisia
Wilharm告诉地方电视台:“我们知道时间快到了,他病得很重,但我不认为一个人应该通过那种方式得知这种消息”。老人的其他亲友也在社交网络上表示,“某些状况下,那个‘机器人’医生或许还OK。但它不该被用来告诉一个人他快死了”。并附上了一张老人孙女拍摄的视频画面照。

倘若真的到了癌症晚期。治疗对于患者来说是徒劳的话,我们建议家属将病患带回家修养照顾。

在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人民医院第四手术室,他刚刚完成一名7岁小女孩的骨折手术。临近中午,病人的血压、心率等生命体征平稳,他拔出了从喉咙中插入的气管导管。他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时间,是9月12日11时48分——作为麻醉医生,他对时间非常敏感。

图片 5

因为较大多数的癌症晚期患者,只能通过保守治疗,使患者活得更长,减轻症状。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不幸降临到第五手术室。经过4个多小时的医治,79岁的农民张加论经抢救无效,被正式宣告死亡。他是当日清晨当地一场车祸的受害者。

事发后,该医疗机构通过媒体发布声明,向老人家人致哀,但驳斥了“通过‘机器人’告知消息”这一说法。该机构称,“使用‘机器人’这个词,不正确也不适合,这种安全的影像技术是使用某种技术现场对话,房里都会有护理师或其他医生在场。这种技术过去没有,而且现在也没有取代医生亲自评估,以及与病患和家属的对话”。
他们还表示,“我们很遗憾未能符合病患和家属期望,并会以此为契机,评估如何提升病患的视频经验”。

让患者回家,一方面方便家属照顾患者,另一方面可以让患者在最后的日子跟家人呆在一起。

姚瑞林医生对发生在隔壁的一切一无所知。和往常一样,他和护工推着那个7岁女孩来到转运间,换上外出服,准备将她送回病房。手术非常顺利,他还给等在转运间外的女孩母亲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其实很多老年患者,到了癌症晚期的时候,更愿意回到自己家中,因为中国人叶落归根的想法根深蒂固。

但医院角落里的监控摄像头记录了两分钟后的事情:姚瑞林与4名男子在转运间里扭打起来。对方是隔壁手术室里那位死者的家属。

图片 6

“那是我从医以来最屈辱的时刻。”姚瑞林事后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2.该不该告诉患者真相?

两场手术

癌症说白了就是慢性病的一种,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

一直到被打前,姚瑞林都觉得这天出奇的顺利。

到底要不要把真实病情,告诉病患是患者家属一个很纠结的问题。家属都害怕病患知道真实情况无力承受这一事实,加速对病情的恶化。

9月12日这天是个阴天,有微风,姚瑞林上班的路上没有堵车,他在医院对面的面馆坐着从容地吃了一碗刀削面。

其实在家属善意的纠结中,忽略了病患的知情权,这是病患自己的身体。自己身体的健康状况,病患自己嘴上不说,心理是最清楚的。而且知情权是病患的基本权利。

他常常只能边走边吃早饭,因为需要提早到办公室,把当天要做的手术的情况再“过”一遍。

所以,最好让患者知道病情,如果怕患者无法接受,可让医生委婉告知。

这一天,确认手术安排和前一天看到的一样,姚瑞林甚至感到一阵窃喜。这是幸运的一个工作日。他只有两台非常“成熟”的手术,成功率很高。多数时候,他一天要做四到五台手术。去病房看过病人,他也很满意,那个女孩虽然年龄很小,但很听话,前一天晚上8点后就禁了饮食。

图片 7

姚瑞林坚持每次手术前都和患者交流,了解他们的情况。“哪怕只是睡了一觉,病人的身体状况都会有变化。这直接影响到我使用的药物和剂量。”他还希望借此机会缓解患者对手术的恐惧。

3.癌症晚期,就是判了死刑?

在病房里,他告诉女孩要听话,不要哭,美美地睡一觉就能回去上学了,还问她有什么梦想。女孩说,长大了想当歌唱家。他很喜欢这个女孩,“长得很可爱,又跟我一样来自农村。”

癌症晚期一定就是判了”死刑”,要根据病种,分期,病患身体情况看待这个问题;

这天上午9点,手术按计划准时开始,姚瑞林负责麻醉。打针时,女孩一滴眼泪也没掉,这在她这个年龄的儿童中并不多见。不一会儿,她就沉入睡眠。看着她额头上细密的绒毛,姚瑞林想到自己的儿子。

有的病种通过积极治疗,或许还是有治愈的可能,比如如结肠癌和淋巴瘤;有些通过合适的治疗,将病情控制住,可以延长病患的寿命;

手术过程是磨人的,麻醉医生需要全程注意两台监测仪上患者的呼吸参数和生命体征。考虑到仪器可能出问题,他还要随时关注病人的变化。但总体上说,姚瑞林的心情是轻松的,手术一点小插曲都没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