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落于安徽合肥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1958年建校。该校平均每一千名本科毕业生中,就产生一名院士和七百名硕博生,这一比例位居中国高校首位。

图片 1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又红又专,理实交融……”60年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第一任校长郭沫若先生亲自起草了这首校歌,“红专并进”自此成为中国科大精神的深刻写照。

从“两弹一星”到同步辐射加速器,从铁基超导的世界级突破到建成全球首条千公里级量子通信干线,从“墨子号”卫星到光量子计算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涌现出一批批世界领先的原创科技成果。与科研成果的璀璨相对应的,是人才培养的“喷涌”。

“红专并进,理实交融”是她的校训。“精品办学、英才教育”是她的人才培养定位。这所被坊间称为中国名牌高校中最拼命最低调的大学一直“向科学进军”。

“又红又专,理实交融……”60年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第一任校长郭沫若先生亲自起草了这首校歌,“红专并进”自此成为中国科大精神的深刻写照。

60年来,从为“两弹一星”培养尖端人才,到走出“墨子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铁基高温超导材料、暗物质粒子探测的科教报国之路;从创造性“全院办校、所系结合”办学,到首创少年班、研究生院;从一流高校中“办学历史最短、办学规模最小”,到创造出“千生一院士、七百硕博士”的佳话……中国科大培养了14万多名“又红又专”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为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从“两弹一星”到同步辐射加速器,从铁基超导的世界级突破到建成全球首条千公里级量子通信干线,从“墨子号”卫星到光量子计算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涌现出一批批世界领先的原创科技成果。

教授大咖乐上课

60年来,从为“两弹一星”培养尖端人才,到走出“墨子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铁基高温超导材料、暗物质粒子探测的科教报国之路;从创造性“全院办校、所系结合”办学,到首创少年班、研究生院;从一流高校中“办学历史最短、办学规模最小”,到创造出“千生一院士、七百硕博士”的佳话……中国科大培养了14万多名“又红又专”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为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中国科大60年‘红专并进’的办学路,就是既讲专业又讲政治的社会主义人才培养之路,不仅为学生传授本领,更让学生懂得用本领为谁服务。”中国科大党委书记舒歌群强调。

与科研成果的璀璨相对应的,是人才培养的“喷涌”。

1958年,中国老一辈革命家和科学家缔造的中国科大,担负着为国家“两弹一星”事业培养尖端科技人才的使命。

“中国科大60年‘红专并进’的办学路,就是既讲专业又讲政治的社会主义人才培养之路,不仅为学生传授本领,更让学生懂得用本领为谁服务。”中国科大党委书记舒歌群强调。

“红”是底色,服务国家建设

“迄今为止,科大毕业生中已经涌现出32位科技将军、73位两院院士及大批前沿科技领军人才、科技型企业家、国防科技中坚,取得了‘千生一院士、七百硕博生’的佳绩。”中国科大校长包信和说,从诞生之日起,中国科大就肩负起为国立学,为国家“站起来”“强起来”提供尖端科技人才的重大使命。

首任校长郭沫若说:“我们不仅要掌握尖端,还要创造尖端。我们不仅要攀登上科学的高峰,还要不断创造科学的高峰。”

“红”是底色,服务国家建设

岁月沧桑一甲子,“红”是中国科大的底色。

一代代科大人前赴后继,自觉把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融入国家建设和改革发展的伟大事业之中,把红专并进的精神血脉代代延续。

从建校起,华罗庚、钱学森、严济慈等一批科学家都曾在中国科大登台授课。

岁月沧桑一甲子,“红”是中国科大的底色。

1958年,从向国务院呈递办学报告,到当年9月20日开学典礼,中国科大建校只用了110天,办学目的很明晰:为研制“两弹一星”培养尖端科技人才。“‘红’伴随中国科大而生,代表着正确的方向,即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中国科大党委副书记蒋一说。

夯实人才金字塔“基座”

中国科大教务处处长周丛照介绍,中国科大老师非常敬业,只要上课,任何老师都不会应付了事。

1958年,从向国务院呈递办学报告,到当年9月20日开学典礼,中国科大建校只用了110天,办学目的很明晰:为研制“两弹一星”培养尖端科技人才。“‘红’伴随中国科大而生,代表着正确的方向,即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中国科大党委副书记蒋一说。

“矢量有长度,有方向,二者缺一不可。‘红’是方向,‘专’则是长度。一个人方向错了,做再大努力也是徒劳。”中国“两弹一星”元勋、中国科学院院士钱三强这样解读校训。1965年毕业于中国科大的量子光学领域领头人郭光灿院士则特别强调:“‘红’的概念是要有复兴中华民族的责任感,‘专’则是为了国家的复兴而有所作为。”

“红专并进 理实交融”,走进中国科大的校门,迎面便是醒目的校训。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