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小康社会如何走:向生活质量进军
——访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主任、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何传启

一词读懂未来30年发展主题:生活质量

“我们要实施‘健康高铁’战略,建设健康长寿社会。”9月16日,在《中国现代化报告2017:健康现代化研究》专家座谈会上,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现代化战略研究课题组组长何传启及其团队表示,建议启动“健康高铁工程”,建设健康服务强国和健康长寿社会。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成立十五周年。中心在创新政策和现代化研究领域,完成学术著作50多部,包括《中国现代化报告》系列22部、“第二次现代化丛书”10部、“中国现代化研究论坛丛书”15部和《世界现代化报告》系列4部;提出了两种新理论和一个新学科,即第二次现代化理论、综合现代化理论和现代化科学,提出了一批具有战略意义的政策创意,如运河战略、和平鸽战略和健康高铁战略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宣告这一关系全局的历史性变化,立刻引起热议。

《报告》认为,健康现代化包括健康体系、健康生活、健康服务、健康环境和健康治理的现代化等。《报告》发现,20世纪以来世界健康现代化有章可循。在健康生活、健康服务、健康环境和健康治理4个方面100多个健康指标中,上升变量约占52%,下降变量约占15%,转折变量约占14%;大约43%的健康指标与经济水平正相关,30%的指标与经济水平负相关。健康发展的国别差异、指标差异和时代差异非常明显。《报告》完成了世界健康现代化的定量评价,并提出健康现代化的100个核心指标。

在新现代化研究领域,中心走在世界前沿,并在国内外产生较大影响。中国科学院原院长路甬祥院士说,“传启同志及其团队关于现代化的研究坚持十余年,形成比较系统的理论体系,应积极加强对外传播和应用”;中国工程院原院长宋健院士说,“你们近几年出版的《现代化报告》非常好,对各界极有参考价值,很有思想性”;美国杜克大学荣誉教授Tiryakian先生说,“毫无疑问,《中国现代化报告》代表了这些领域的世界先进水平”;《现代化科学》英文版由Springer出版,德国学者认为该书是“这个领域的一个原创性贡献”;《第二次现代化理论》在俄罗斯联邦等国家得到实际应用等。本报刊发本组文章,以让读者更好地了解现代化科学。

境外一些媒体敏锐地意识到,“主要矛盾”的变化,暗示今后多年甚至几十年中国经济发展重心将发生变化,“从经济粗放增长转变为提升生活质量和改善财富分配”。

2016年10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布《“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为“健康中国”建设提供了政策指引。《报告》建议,中国健康现代化建设可借鉴高铁的发展经验,采用“系统升级、四轮驱动”的发展战略,简称“健康高铁”战略。具体包括:重点实施“中国健康高铁工程”,实现从工业时代分立的医疗卫生系统向信息时代的整合型分工合作制国民健康体系的转型升级,实现健康体系、健康生活、健康服务、健康环境和健康治理的现代化,建成一个人人享有健康服务、家家拥有健康保险、健康生活和健康服务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健康环境和健康质量达到发达国家水平的健康长寿社会。

■本报记者 崔雪芹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中国共产党永远的奋斗目标。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并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到本世纪中叶,“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基本实现,我国人民将享有更加幸福安康的生活”。

据悉,该《报告》是何传启及其团队完成的第16部年度报告,也是“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此次座谈会由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和中国未来研究会现代化研究分会联合主办。

图片 1

可以预计,未来30年,“提高生活质量”将是中国人的普遍追求,“向生活质量进军”将成为全国各地的一个发展主题,中国人的生活质量将逐步达到发达国家水平。届时,清洁的空气、安全的饮水、放心的食品、舒适的住房、便捷的交通、良好的教育、精彩的文化和休闲、优质的商品和服务、健康和满意的生活等,让我们能“享有幸福安康的生活”。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 2017-09-19 第4版 综合)

何传启,
1983年毕业于武汉大学生物系。现任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特聘研究员、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主任。在管理科学和交叉学科领域,潜心开展创新政策和现代化研究,发表论文100多篇,出版著作38部,包括英文著作5部和俄文著作1部等,提出第二次现代化理论、综合现代化理论和现代化科学等。

生活质量是一种追求

《中国科学报》:你和你的团队开展现代化研究已有近20年积累,并在第三步战略的第一年即2001年推出了《中国现代化报告》。请问,根据你们的研究,后小康社会我们该如何走?

1958年,美国经济学家加尔布雷斯在《丰裕社会》一书中提出了“生活质量”概念。之后,美国学者对生活质量的指标体系和监测方法做了大量研究。上世纪70年代以来,生活质量研究扩散到全球。80年代初我国开展生活质量研究。

何传启:你提出的问题,既是大家关心的问题,涉及千家万户,也是我们努力了20年试图去回答的问题。后小康社会如何走,是一个跨学科的战略问题,需要多学科的综合研究,而且会见仁见智。从不同角度作研究,会有不同答案。不同答案,可以相互补充,给国家决策提供支撑。

生活质量(Quality of Life)和生活水平(Standard of
Living)是两个不同概念。前者主要反映生活的满意度和幸福度,后者主要反映财富、物质商品和生活必需品的享有量。通俗地说,前者反映生活的好坏和满意的程度,后者反映生活用品数量和财富的多少。

我先表明观点,然后解释原因。从新现代化研究的角度看,后小康社会的核心目标是提高全国人民的生活质量,发展模式是“以生活质量为中心”,发展主题是“向生活质量进军”。概要地说,“后小康社会要向生活质量进军”。

目前,生活质量是一个高度综合的概念,大致有三层涵义。首先,生活质量是一种生活状态,是用好坏(包括健康、幸福和满意)来衡量的生活状态;它以生活水平为基础,反映个人和社会生活的健康、舒适、幸福和满意的程度。其次,生活质量是一种生活评价,包括对物质生活和非物质生活的满意度和幸福度的评价,反映人们对生活各个方面的综合满意度。其三,生活质量是一种生活追求,是对更好、更美、更安全、更健康、更满意和更幸福的生活的不懈追求。

生活质量是一种生活追求

生活质量是一个多维度的抽象概念,可以从6个不同视角进行分析。一是“物质生活质量”,涉及收入、就业、住房、教育、健康、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等。二是“非物质生活质量”,涉及休闲、娱乐、文化、社会关系、政治参与、公共安全和环境质量等。三是“客观生活质量”,指现实生活各个方面的水平和质量,重点是物质生活方面。四是“主观生活质量”,指对生活各个方面以及综合的满意度,重点是非物质生活方面。五是“不同层次的生活质量”,如个人、家庭、地区、行业、国家和世界的生活质量。六是“不同领域的生活质量”,如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环境和健康方面的生活质量等。

《中国科学报》:请先给我们科普一下,什么是生活质量?

生活质量既是一个研究领域,也是一种政策工具。当生活质量成为一个发展目标时,对生活质量的监测和评价,就具有实用价值。比如,1990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表《人类发展报告》,提出人类发展指数,采用健康长寿、良好教育和体面生活3个维度,评价人类发展水平;2015年欧盟出版《欧洲的生活质量》报告,采用了“8+1”指标框架,即物质生活状态、就业、教育、健康、休闲和社会关系、经济和身体安全、治理、环境和综合生活满意度。

何传启:生活质量不是一个新词。早在20世纪50~60年代,生活质量就成为一个跨学科研究的专门领域,研究者来自经济学、社会学、医学和公共政策等学科。许多学者认为,1958年美国经济学家加尔布雷斯在《丰裕社会》一书中提出了“生活质量”概念。在60~70年代,美国学者对生活质量的指标体系和监测方法作了大量研究。70年代以来生活质量研究扩散到全球。80年代初我国开展生活质量研究,并已取得一批优秀研究成果。但迄今为止,关于生活质量没有统一和精确定义。

提高生活质量,是新型现代化的核心目标

《中国科学报》:那么,在你们眼中,什么是生活质量?

20世纪60年代,美国政府发起“伟大社会”改革运动,把提高生活质量纳入国家发展目标。时任美国总统约翰逊说“丰裕本身不是目的,我们关心的是全民的生活质量”。70年代以来,生活质量受到发达国家和一些发展中国家的高度关注。

何传启:关于生活质量,不同词典和不同学者有不同定义,不同人有不同感受。

向生活质量进军,符合人类文明的发展逻辑。原始社会的基本需求是食物需要,主要成就是完成从动物本能向人类社会的转变,发明了语言和文字。农业社会的基本需求是生存需要,主要成就是建立了传统农业文明,完成从食物采集者向食物生产者的转变,基本解决了生存问题。工业社会的基本需求是物质需要,主要成就是建立了现代工业文明,完成从小农经济向工业经济的转变,发达国家基本解决了物质生活需求,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知识社会的基本需求包括四个方面,即提高生活质量、丰富精神生活、健康长寿和遨游太空,主要成就将是建立知识文明,完成从工业经济向知识经济的转变,逐步满足生活质量等四个方面的需要。

我们认为,生活质量是一个高度综合的概念,大致有三层含义。首先,生活质量是一种生活状态,是用好坏(包括健康、幸福和满意)来衡量的生活状态;它以生活水平为基础,反映个人和社会生活的健康、舒适、幸福和满意的程度。其次,生活质量是一种生活评价,包括对物质生活和非物质生活的满意度和幸福度的评价,反映人们对生活各个方面的综合满意度。其三,生活质量是一种生活追求,是对更好、更美、更安全、更健康、更满意和更幸福的生活的不懈追求。生活中与质量相关的概念很多,如空气质量和食品质量等。

提高生活质量,也是新型现代化的一个核心目标。经典现代化理论的代表人物之一罗斯托教授认为,人类社会的经济发展可以分为六个阶段,即传统社会、为起飞创造前提条件、起飞、成熟、大众消费和追求生活质量。在大众消费阶段后期,物质生活的丰富,城市拥挤和环境污染,促使人们开始追求生活质量。

《中国科学报》:生活质量好像是一个多维度的抽象概念,你能解析一下吗?

18世纪以来,世界现代化进程可分为两大阶段。其中,第一次现代化是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从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的转变,主要特点是工业化、城市化、民主化和理性化,以经济增长为中心等;第二次现代化是从工业社会向知识社会、从工业经济向知识经济的转变,目前主要特点是知识化、信息化、绿色化和全球化,物质生活趋同,精神生活多样化,以生活质量为着力点等。发达国家的做法是先完成第一次现代化,然后进入第二次现代化。

何传启:我们理解,生活质量大致有六个视角。其一,物质生活质量,指物质性生活条件和生活状况的水平和质量,涉及收入、就业、住房、教育、健康、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等。其二,非物质生活质量,指非物质性生活条件和生活状况的水平和质量,涉及休闲、娱乐、文化、社会关系、政治参与、公共安全和环境质量等。其三,客观生活质量,指现实生活各个方面的水平和质量,重点是物质生活方面。其四,主观生活质量,指对生活各个方面以及综合的满意度,重点是非物质生活方面。其五,不同层次的生活质量,如个人、家庭、地区、行业、国家和世界的生活质量。其六,不同领域的生活质量,如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环境和健康方面的生活质量等。

而像中国等目前尚未完成第一次现代化的发展中国家,为实现跨越式发展,应采用综合现代化路径,实现从半工业社会向知识社会、从半工业经济向知识经济的转变。

《中国科学报》:生活质量可以定量评价吗?如果不能监测和评价,就不知道生活质量的好坏。

综合现代化是两次现代化的协调发展,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以第一次现代化和工业化为主,以经济增长为中心;第二阶段是工业化和知识化并重,两次现代化并重;第三阶段,以第二次现代化和知识化为主,以生活质量为着力点。

何传启:非常对。生活质量既是一个研究领域,也是一种政策工具。当生活质量成为一个发展目标时,对生活质量的监测和评价,就是必需的。生活质量的监测指标和评价模型,与其分析维度和观察角度有关。这里介绍三项国际层次的生活质量的监测和评价工作。

1987年邓小平同志提出“三步走”发展战略,这是一个跨度70年的现代化战略。“三步走”战略前20年(1980年~2000年),属于综合现代化的第一阶段,以工业化和第一次现代化为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并启动信息化。

1990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表《人类发展报告》,提出人类发展指数,采用健康长寿、良好教育和体面生活3个维度,评价人类发展水平。

“三步走”战略中20年(2000年~2020年),属于综合现代化的第二阶段,工业化和知识化并重,采用新型工业化和新型城市化,同步推进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取得巨大成就。至2020年,我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基本完成工业化,第一次现代化指数将达到100分,相当于发达国家1960年的平均水平。

2011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提出优质生活指数,采用11个维度指标进行评价,即住房、收入、工作、社区、教育、环境、治理、健康、满意度、安全、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意味着全国平均基本达到或接近“丰裕社会”的生活水平,向生活质量进军的条件和时机基本成熟。2020年后,我国将踏上“基本实现现代化”和“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征程。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