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保护餐桌上的安全

贵州铜仁——2017年年末,中国民间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且参与最广泛的社会生态农业论坛在举办的第九个年头,移师这座地处武陵山区腹地的山水之城。

CSA为乡村注入新鲜动力

贵州铜仁——2017年年末,中国民间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且参与最广泛的社会生态农业论坛在举办的第九个年头,移师这座地处武陵山区腹地的山水之城。

如何破解农产品质量安全困局

从九年前,也就是2009年,第一届中国CSA大会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以来,CSA开始走向网络组织形态,影响力也逐步扩大:CSA大会从校园走向社会,从北京、上海走向了福州、丽水、铜仁这样的非中心城市,也从小众走向大众,吸引了越来越多关注的目光和参与其中的人群。用国际CSA联盟副主席石嫣的话来说,CSA从最初的一个理念、一个农场走向了全国和世界。

图片 1

从九年前,也就是2009年,第一届中国CSA大会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以来,CSA开始走向网络组织形态,影响力也逐步扩大:CSA大会从校园走向社会,从北京、上海走向了福州、丽水、铜仁这样的非中心城市,也从小众走向大众,吸引了越来越多关注的目光和参与其中的人群。用国际CSA联盟副主席石嫣的话来说,CSA从最初的一个理念、一个农场走向了全国和世界。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农产品质量安全问题关乎百姓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关乎农业农村经济可持续发展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也是困扰全世界的一个紧迫性问题。

在中国CSA联盟荣誉主席、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温铁军看来,每年一次的CSA大会就像是农人们的一次“年终总结”,而在国家提出乡村振兴战略的背景之下,今年这场以生态扶贫,乡村振兴为主题的“总结”,可谓恰逢其时。

第九届CSA大会农夫市集上,铜仁当地农人与来自云南的纳西族农人合影。胡璇子摄

在中国CSA联盟荣誉主席、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温铁军看来,每年一次的CSA大会就像是农人们的一次“年终总结”,而在国家提出乡村振兴战略的背景之下,今年这场以生态扶贫,乡村振兴为主题的“总结”,可谓恰逢其时。

今年两会,农产品质量安全再次成为热点话题。当前我国农产品质量安全体系如何运作?质量安全监管怎样发挥效用?国外有哪些值得借鉴的农产品质量安全保障手段?为此,本报特别推出一组报道,探讨上述话题,以飨读者。

在中国落地生根的CSA,将生态农业的星星之火和有志于CSA的新农人播散到中国广袤的乡村,为中国乡村振兴注入了新鲜动力;与此同时,这些新农人也遇到了困惑与挑战,也在积极进行着答案探索和实践。

贵州铜仁——2017年年末,中国民间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且参与最广泛的社会生态农业论坛在举办的第九个年头,移师这座地处武陵山区腹地的山水之城。

在中国落地生根的CSA,将生态农业的星星之火和有志于CSA的新农人播散到中国广袤的乡村,为中国乡村振兴注入了新鲜动力;与此同时,这些新农人也遇到了困惑与挑战,也在积极进行着答案探索和实践。

■本报记者 秦志伟

仍要谈谈CSA是什么

从九年前,也就是2009年,第一届中国CSA大会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以来,CSA开始走向网络组织形态,影响力也逐步扩大:CSA大会从校园走向社会,从北京、上海走向了福州、丽水、铜仁这样的非中心城市,也从小众走向大众,吸引了越来越多关注的目光和参与其中的人群。用国际CSA联盟副主席石嫣的话来说,CSA从最初的一个理念、一个农场走向了全国和世界。

仍要谈谈CSA是什么

在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准备离开时,她迅速跑上前去,从包里拿出了一棵大白菜,开始向汪洋副总理介绍大白菜的来龙去脉……这一幕发生在今年两会的座谈会现场,给汪洋副总理送大白菜的是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农委副调研员谭志娟。

尽管CSA(CommunitySupportedAgriculture,社区支持农业)在生态农业圈里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对于普通人而言,理解这个概念仍需从其理念说起。

在中国CSA联盟荣誉主席、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温铁军看来,每年一次的CSA大会就像是农人们的一次“年终总结”,而在国家提出乡村振兴战略的背景之下,今年这场以生态扶贫,乡村振兴为主题的“总结”,可谓恰逢其时。

尽管CSA(CommunitySupportedAgriculture,社区支持农业)在生态农业圈里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对于普通人而言,理解这个概念仍需从其理念说起。

谭志娟此举是想让国家领导人和老百姓们知道,在黑龙江寒地黑土上种出来的蔬菜是安全放心的,全国人都可以吃到。从事基层农技推广工作38年的谭志娟是连续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她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食品安全是她一直关注并尝试解决的问题。

CSA的概念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瑞士、日本等国家。在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亚洲理事会主席周泽江看来,CSA是一种自下而上自发形成的生态农业和有机农业的生产与消费模式。

在中国落地生根的CSA,将生态农业的星星之火和有志于CSA的新农人播散到中国广袤的乡村,为中国乡村振兴注入了新鲜动力;与此同时,这些新农人也遇到了困惑与挑战,也在积极进行着答案探索和实践。

CSA的概念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瑞士、日本等国家。在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亚洲理事会主席周泽江看来,CSA是一种自下而上自发形成的生态农业和有机农业的生产与消费模式。

不只谭志娟一个人,食品安全也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而食品安全源头在农产品,基础在农业。当前,农业产业的任务不仅是保障农产品数量的增长,更要看重农产品的质量和安全。目前社会上也已涌现出很多模式,如社区支持农业、订单农业、生态农业等,为保证农产品质量安全提供了新路径、新武器。

从生产端来看,CSA以生态农业等体现“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内涵的农业生产方式为主;从流通环节来看,其强调“从农场到餐桌”整个流通环节的生态化和短链化。在这种模式中,生产者和消费者是相互支持的关系。

尽管CSA(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社区支持农业)在生态农业圈里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对于普通人而言,理解这个概念仍需从其理念说起。

从生产端来看,CSA以生态农业等体现“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内涵的农业生产方式为主;从流通环节来看,其强调“从农场到餐桌”整个流通环节的生态化和短链化。在这种模式中,生产者和消费者是相互支持的关系。

政府:频发“史上最严”之音

“CSA绝对不是一种单项的支持。”周泽江强调,一方面,消费者通过支持生产者和消费行为,促进了生态和有机农业的发展,农村社区无疑得益了;另一方面,农民种出了生态有机的产品,保护了大家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也保障了消费者的健康,这是农村社区对城市社区的支持。

CSA的概念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瑞士、日本等国家。在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亚洲理事会主席周泽江看来,CSA是一种自下而上自发形成的生态农业和有机农业的生产与消费模式。

“CSA绝对不是一种单项的支持。”周泽江强调,一方面,消费者通过支持生产者和消费行为,促进了生态和有机农业的发展,农村社区无疑得益了;另一方面,农民种出了生态有机的产品,保护了大家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也保障了消费者的健康,这是农村社区对城市社区的支持。

近年来,社会公众对农产品质量安全的期待不断刷新,党和国家对其要求也频发最强音,如最严谨的标准、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最严肃的问责等。

换言之,CSA是人与人的关系,也是人与自然的关系。

从生产端来看,CSA以生态农业等体现“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内涵的农业生产方式为主;从流通环节来看,其强调“从农场到餐桌”整个流通环节的生态化和短链化。在这种模式中,生产者和消费者是相互支持的关系。

换言之,CSA是人与人的关系,也是人与自然的关系。

于是,有人提出,“农产品质量安全真的那么难管吗”?回答这个问题就要回到农产品质量安全本身。农产品质量安全是指农产品质量符合保障人的健康、安全的要求。

孟妍是来自北京的一名消费者,她最初因担心食品安全问题而与CSA结缘,至今已经有6年。她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最初接触CSA时,购买的产品其实并不多,而现在,她很少在市场上购买农产品了。

“CSA绝对不是一种单项的支持。”周泽江强调,一方面,消费者通过支持生产者和消费行为,促进了生态和有机农业的发展,农村社区无疑得益了;另一方面,农民种出了生态有机的产品,保护了大家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也保障了消费者的健康,这是农村社区对城市社区的支持。

孟妍是来自北京的一名消费者,她最初因担心食品安全问题而与CSA结缘,至今已经有6年。她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最初接触CSA时,购买的产品其实并不多,而现在,她很少在市场上购买农产品了。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